蜜蜂app

头像
admin admin

妖魔鬼怪不足为惧,尽皆化作邪剑的养料,反而成了邪剑,也叫江缺好不高兴。

傻子般的妖魔鬼怪来一打?

不,一打可能也不够邪剑进阶。

一直持续就好了。

待他杀完那些妖魔鬼怪后邪剑虽然还没进阶,但已然有那种趋势了。

花千骨痴痴地看着在四周折返而起的江缺,时不时会出现左边,时而又去了右边。

“有江大哥在真好。”姑娘的心里暗暗地想着,不知不觉间就露出了深深的笑意。

很有安感。

自从爹爹死后,江大哥就成了她生活里部的支柱。

而且江缺也不恼怒她,让花千骨感到很高兴,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希望。

……

彼日。

甜美mm清纯可爱超市清新写真

烟霞初生,云雾缭绕而起,朝阳初起,云卷云舒。

“小骨,咱们早点走吧。”看到花千骨靠在自己身上醒来,他不由笑着说道。

此刻的花千骨俏脸一红,羞涩地看了江缺一眼,小脑袋如小鸡啄米一般地点点头。

此去蜀山路途遥远,还需要早点过去,只是天气晴朗,对于花千骨这样的凡人来说有点炎热。

不过有江缺在,一缕若有若无的真元笼罩在花千骨身上,让她感到身体一阵清凉。

傍晚时分。

“江大哥,前面有个小湖,我……我想下去洗洗……”说话间他已经羞红了一张俏脸。

女孩子家说出这番话来着实有点羞人,她赶紧用双手捂住脸蛋,生怕被江缺发现什么。

“行,你去洗吧,我帮你望风。”江缺笑道”虽然这荒山野岭不太可能有人来,但万一有人闯进来就不好了。”

“谢谢你江大哥。”花千骨一脸笑容。

江缺淡淡地站在旁边那条必经之路上,脸上逐渐露出一丝冷意,“按照原本的剧情,异朽阁那位怕是已经躲在附近了,他知晓过去与未来,却是不知是否知道我的事?”

他江某人可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

“东方彧卿的出现明显是刻意为之,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花千骨,就是别有用心,而且他那接近的方式太过猥琐,让人所不耻!”即便是和白子画有杀父之仇之恨,可花千骨是无辜的。

将她卷进来便是小人行径,不是这真丈夫。

“如今小骨头有我庇护自然不容他东方彧卿的阴谋诡计得逞。”江缺心里暗道着。

你东方彧卿若是有本事就自己去找白子画报仇,何苦牵连到普通人!

这是他所不耻的。

他神识张开,四周有没有其他人一眼就知道,不远处的小道上倒是确实有一个书生打扮模样的男子正缓缓而来。

他眼眸里闪烁着精光,旁人难以察觉到,到施展神识的江缺却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“果然是有预谋而来,他早就知道花千骨是白子画的生死劫,注定和白子画有着纠缠不清的恩怨。”江缺猜得明明白白。

主掌异朽阁的东方彧卿,一个很神秘的家伙绝对不是简单之辈,他此番就是来故意接近花千骨的。

至于有什么目的,那就只有东方彧卿自己知道了。

当然,事实证明他最后是后悔了的。

“这一回有我江缺在,你休想伤害到她。”江缺心里默默地想着,神色淡然。

一个并未修炼的东方彧卿他还没有放在眼里,惹火了他江某人直接打杀他都有可能。

反正只是一个东方彧卿而已。

此刻,正走在道上悠哉悠哉的东方彧卿并不知道他已经被盯上,只觉得心里有点不太。

似乎有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。

“到底是什么事呢,难道还有人能掐会算,要算计我不成?”东方彧卿暗暗道“可是我心里拥有一股寝食难安的心有余悸,仿佛被某个强大的存在盯上一样。”

天下间能做到这样的只有五大上仙,在东方彧卿看来最有可能的就是白子画,那个号称是天下第一人的长留上仙。

“该死,难道白子画那厮真的盯上我不成?”东方彧卿想想就郁闷。

停止计划?

可他又心有不甘。

白子画并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地背了个黑锅。

一时间,东方彧卿踌躇不前,思索片刻后才道“不行,这花千骨是白子画的生死劫,此番必须去接触一下才好安排之后的算计。

他白子画杀我家,此仇此恨比天高比海深,我若因畏惧而不报岂不是太窝囊?”

绝不能这样。

想明白后他便自顾自地走上前来,眼看就能看到花千骨洗澡的那个小湖了。

江缺面色冷然,寒芒从他的眼眸里激荡而出,“终于还是来了吗?我本以为你会退缩的!”

谁曾想这人不仅没有退缩,反而还继续来了。

这就是故意为之了。

“可你真当我江某人是吃素的不成?”他面庞泛冷,呢喃道“既然你自己找死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,看在你也是可怜人的份上就不杀你了,但是今后你别想来祸祸小骨。”

“快了,她应该就在前面。”东方彧卿暗忖道“只要能获得她的好感,以后坑起白子画来就容易多了,哪怕他是长留上仙,是第九仙人,我东方彧卿也能叫他死!”

“砰!”

刹那间,突然一道声音响起,然后一道人影就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东方彧卿面前。

这人正是江缺。

他淡漠地打量着东方彧卿,道“你是何人,来此做甚?”

东方彧卿闻言倒是一愣,旋即回过神后装作羸弱地说道“我……我叫东方彧卿,乃是进京赶考的书生,路过此地,还望大王高抬贵手让我过去,小生身上也并没有银钱……”

他以为江缺是过路打家劫舍的强人,为遮掩自己的身份,他只好装成真正的书生模样。

江缺“……”

自己又不是强盗,装得有点过分了啊。

他淡淡地瞥了东方彧卿一眼,旋即道“回去吧,此地非是你能来的,你究竟有何目的本座也是清清楚楚,但有我在却是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有他在,此路便是不通。

“……”东方彧卿面色一冷,又道“大王你虽然厉害,但书生我只想过此路而已,况且以后我若是中了功名,你岂不是也能一步登天?”

他开始利诱起来。

杀意卷卷而袭,杀人放火倒是简单得很,他很期待东方彧卿的表演。

“今日,任由你说得天花乱坠,说得绚丽多彩,本座也不可能放你过去的。”江缺摇摇头,语气颇冷道“还有,你心中的那些想法要不得,最好趁早掐掉,否则本座说不定会亲自帮你掐断。”

能否识相不是他能管的事情,而是东方彧卿该思考的问题。

“大王,你何苦为难我一个书生呢,我只不过想过此路而已,大不了我把身上的盘缠都给你,总行了吧?”东方彧卿一副郁闷的神态。

殊不知他这副表情在江缺看来却是极为恶心,明明不是书生却非要装成书生,也不知是哪来的底气。

以为他江某人好欺负不成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