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像快手一样黄抖音短视频

头像
admin admin

荣音二十二岁生日这一天早上,是被段寒霆吻醒的。

“夫人,生日快乐。”

荣音懒懒地“嗯”了一声表示对他的回应,并没有睁开眼皮,在原地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段寒霆刚刚苏醒,嗓音还有些微哑,嘴巴跟啄木鸟似的一口一口啄着荣音的嘴唇,问她,“想要什么生日礼物?”

荣音道:“让我踏踏实实睡个懒觉就成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段寒霆立马翻身起来,给她裹上小被子,再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,悄声道:“等晚上回来给你惊喜。”

原本段寒霆是想给荣音举办一个隆重的生日宴的,但荣音平日里宴会酒会之类的参加的太多,真是要吐了,生日这天就想休息休息。

只可惜这一觉也没睡清闲,段寒霆离开不久,醒来的小忆慈就找妈妈,愣是把荣音吵醒了。

抱着女儿做了一会儿晨练,刚洗漱完,冯公馆便来了电话。

挂了电话,荣音给女儿换衣服,“走吧,去姥姥姥爷那吃长寿面。”

每年的这个时候,荣音一般都会去冯公馆过生日,她对自己的生日并不怎么热衷,觉得过不过都一样,但冯父冯母非常重视,每年长寿面必不可少。

复古发廊里漂亮抽烟女生伤感图片

荣音换上了崭新的旗袍,还有一双高跟鞋,一对古典芭蕾耳钉,都是杜家日前就给她寄来的生日礼物。

有这么多长辈惦念着,荣音觉得自己特别有福气。

刚到冯公馆,就和婉瑜在门口狭路相逢了。

从车上下来,婉瑜一手拎着蛋糕一手拎着报纸,笑着对荣音道:”我就说我们肯定能遇上。“

她回头挑衅地看了汪拙言一眼。

汪拙言完没脾气,从她手里接过蛋糕,“生日快乐呀阿音。”

荣音笑:“谢谢。”

又点了点女儿的额头,“叫人。”

小忆慈奶声奶气地唤,“姨姨,姨夫好。”

“慈儿这是又长高了啊。”

汪拙言蹲下去单手将小忆慈抱了起来,“呵,重了不少呀,是不是长胖了?”

小忆慈不满道:“人家瘦着呢。”

“好好好,瘦。我们最瘦了。”

汪拙言一脸慈爱,抱着小家伙往里走,不忘问,“你爹呢?”

“爸爸有事情,去忙了。”

汪拙言闻言,回头对荣音道:“你生日段寒霆都不过来,忒不像话了。”

面对这赤果果的挑事,荣音没什么反应,婉瑜瞪他一眼,“你别挑事啊,说的跟你整天陪我一样,我上次过生日的时候,某人还在外地呢。”

汪拙言一听就怂了,立马缩回脑袋,看着小忆慈道:“慈儿饿不饿?我们进去吃蛋糕好不好?”

赶紧抱着小忆慈溜进去了。

婉瑜和荣音不由笑起来。

“喏,这是给你的。”婉瑜把报纸递给荣音,神秘地挑挑眉,“生日礼物。”

荣音接过报纸,一脸迷茫,“你不会又写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吧?”

自从一年前那篇关于她身世的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后,她都对报纸有阴影了,现在的她力求低调,可不想再出什么风头了。

报纸一打开,映入眼帘的就是某人最新颁布的三从四得——

夫人说话要听从,夫人逛街要跟从,夫人打架要护从。

夫人出门要等得,夫人花钱要舍得,夫人任性要惯得,夫人生气要哄得。

……

在看到底下那明晃晃的“段寒霆”三个大字时,荣音脑袋轰的一声炸开,整个人都不淡定了。

她猛地抬头,不敢置信地看着婉瑜。

婉瑜已经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,“是的,你没有看错。你们家段司令送给你的生日礼物,怎么样?有没有很惊喜?”

荣音眼角抽.搐了两下。

要不是亲眼所见,她都不敢相信这种幼稚的事情是段寒霆做出来的。

“这不会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吧?”

荣音眯了眯眼睛。

婉瑜又哈哈地笑,“天地良心,我只是随口一说,没想到他还真听进去了。多浪漫呀!今天北平的女人都得羡慕你,不过男人们应该会恨你的。“

荣音被婉瑜搂着往家走,看着报纸,简直是苦笑不得。

但内心还是非常幸福的。

冯夫人亲自下厨,做了一桌子的菜,一家人吃着喝着聊着,都很开心,荣音也很久没有这么轻松愉悦的时刻了。

荣音喝了点红酒,有些微醺,心情十分美丽。

“醉了吗?”婉瑜拿手在荣音眼前晃了晃,觉得她眼睛都变得迷离了。

荣音摇了摇红酒杯,“这么点酒,不至于的。”

又见端着饮料的婉瑜,眉梢微挑,“你今天一口酒都没喝啊,不太像你风格啊。”

婉瑜冲她神秘兮兮地一笑,“我现在不能喝酒。”

“嗯?”

荣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“来那个了?”

婉瑜摇摇头,脸上掩不住的笑,趴到荣音耳边,掩着嘴巴,悄声道:“我有了。”

荣音眼睫猛地一眨,差点没端稳手中的杯子,瞪大眼睛朝婉瑜看过去,喉咙一梗,“真的假的?你没开玩笑吧?”

生怕婉瑜骗她,荣音撂下酒杯就去探婉瑜的脉。

婉瑜也不躲,笑盈盈地让她探。

荣音摸到她的脉,眼皮又猛地跳了两下,掩不住的惊讶,“你,你……”

“嘘。”

婉瑜将食指竖在嘴边,见爹妈顾着哄小忆慈,没往这边看过来才放下心,小声道:“刚怀上没多久,还没让爸妈知道呢,等过了三个月稳定下来再说。”

前三个月确实要仔细一点,荣音知道冯父冯母有多么迫切想抱孙子,汪家那边更是盼大孙子盼了很久,要是知道婉瑜怀了,肯定乐疯了。

婉瑜撇撇嘴道:“所以不能现在告诉他们啊。汪拙言都在疯的边缘了,现在连军营都不怎么去了,天天跟在我后面转,烦死了。”

说曹操曹操到。

“说我坏话呢?”

汪拙言迈着大长腿走过来,在婉瑜身后坐下。

荣音好不容易从巨大的惊喜中回过神来,笑眯眯地冲汪拙言举了举酒杯,“恭喜呀,终于要当爹了。”

汪拙言顿时眯起眼睛笑了,笑得像地主家的傻儿子,朝荣音拱了拱手,“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向前辈请教啊,多多指教。”

荣音自然当仁不让,立马先跟他讲了一些孕早期需要注意的事情。

汪拙言立即收了笑容,一脸严肃地听着,最后干脆去书房拿纸笔,想要记录下来。

看着他紧张兮兮的模样,荣音和婉瑜都轻轻笑起来,婉瑜无奈地摇摇头,“这个大傻子。”

“第一次当爹嘛,很正常。我刚怀上慈儿那会儿,段寒霆也这样。”

婉瑜悠悠叹道:“他是第一次当爹,我已经不是第.一次当妈了。”

想起之前夭折的那个孩子,荣音和婉瑜的心情都不由低落下来,荣音握了握婉瑜的手,给她安慰。

“没事儿。”婉瑜淡淡笑道:“过去的事了,我都忘得差不多了。”

她摸了摸肚子,“阿音,人真的要经历过后才知道谁才是真正对自己好的人。我觉得现在的我过的挺幸福的,真的。”

荣音深深地望着她,重重地点点头。

她也这么觉得。

好多的惊喜让荣音今天一直沉浸在喜悦之中,但有个说法,叫做乐极生悲,真是不假。

回到家,荣音有些醉意,便稍微睡了会儿,醒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,可段寒霆却并没有回来,她抬头看了一眼时钟,不由凛了凛眉。

已经十点半了,他今晚要宿在军营吗?

荣音披着衣服起来,刚想往军营拨个电话,电话便适时响了起来。

“我说,你今晚不打算回来了?”

荣音以为是段寒霆打来的,张口便是一句嗔怪,可电话那头却传来婉瑜的焦急声音,“阿音,出事了……”